首页 第05章 肉宴 下章
 老李点着中华也不让宋成独自着,手摸在香桃的大股上思索着一会儿怎么去和桂香解释。宋成尴尬的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和两瓶茅台酒。这时张贵甩着漉漉的头发走了进来,董姐不见人影。大刚跑着过来在老李耳边嘀咕了几句,老李起身奔桂香所在闺房走了过去。

 桂香大半天没见老李,也琢磨出了事,就反复问王妈,王妈真的遮掩不住才叫大刚去叫老李。老李一脸沉重的进屋,坐在了桂香身边。

 “出事了,我以前进货的老搭档来了非得提高价格,还带来了几个买主准备抵制我,今天我说什么也得拿下这个儿子。可是…”他犹豫得看着桂香。

 “那你就忙去吧,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跑不了,不过你要注意‮体身‬啊,昨天那么卖力,今天又没休息,我怕…”她因为王妈在不好意思,所以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几个字几不可闻。

 “你个坏丫头,是不是晚上又想了?要不要,明天我陪你一整天?”

 “讨厌,赶紧去忙吧,当着老人说这些没出息的话,走吧!”老李坏笑着冲王妈点头,两人一起走了出去。

 “从厨房拿点补‮子身‬的东西,让她早点吃了睡觉,她睡着了,你就可以过来了,一定小心别出什么事!”王妈点头进去了。

 老李进门就看到张贵已经当着众人把手进了香桃两腿之间,香桃故意把部敞开让张贵过眼瘾,董姐部鼓肯定是包扎过了,刚刚从县里采购‮孕避‬药的李婶一脸的疲惫。

 张大爷一边一个抱着两个氏姐妹着大子,宋成看着张贵调戏老婆,而大刚不见了人影。

 “人呢?”话说出来,他脑子里就闪过了一个桃的闪电。

 “替我呢,我老了不中用了,呵呵,这娘们可真够的。”说着,大刚和刘老师一前一后走了进来。老李皱了皱眉头,心想你们可真够自觉的。

 “人都到齐了,彼此也都见过了,什么都不用多说了,谁吃了喝足了就去东厢房,谁愿意跟张贵就去工具室!”哈哈,大伙都笑了,张贵也笑了。

 老李给香桃夹了口菜“别认生,都是我的好朋友,多说些话,大伙多多交流。”张贵看了一眼老李,又看了一眼老师,心想这不分明说香桃是他的么,得,先上这个刘老师,再说香桃他也不能一直把着吧。

 张贵敬酒给老李“兄弟是个人,当然下面肯定是了,不会说客气话,今天难得的日子见这么多爱玩的人,我先干为敬,不过我得问老李,这氏是我带来的,你也得让我得带一个人回去啊,老李你看着办吧。”这可让老李为难了,他不能回答、不能承诺,打了个哈哈“你带王妈吧,或者把你爸接回去,哈哈!”

 “王妈留着给你做饭吧,唉爸,咱们真是好久没一块喝酒了,我敬您一杯,我走了就跟我回去,下个月我大哥从县里回来,我们全家也算是齐全。”

 “你回去吧,你知道把我赶出来,还知道请我回去?让你哥自己来见我,要是那个小畜生也不来,干脆你们就当没我这个爸好了。”

 “老爷子,你别跟他一般见识,人说子回头金不换,你儿子我看是回心转意了,这两年发展这么好,还怕你回去再霸占他家产?回去就当太上皇喽!”老李说出太上皇三个字,真让张大爷动心了,现在在这里天天捡老李的剩饭破鞋,真不如回去的自由。

 想了想,看着张贵“你小子听着,你大哥这发话了,我多少还是听的,如果我回去了你小子还想让我给你当儿子、当孙子,我连回来的脸都没有了,我就跟你小子同归于尽。”

 “爸,你说什么呢,我都给您准备好了三间正房两个大妈、两个大姑娘,您就等好吧。来,我杯都举半天了,干!”席间杯光错,笑声妩媚,你来我去,宴持续了三个小时。晚上9点钟,一伙人你搀我扶来到了东厢房,到了门口,张贵突然开口“那我,就不跟你们进去了,我跟老师一块去研究一下器具。”老李回头看了一眼发的老师,点头同意。

 宋成眼巴巴的望着,张贵搂着老师的大股姗姗往工具房走去。

 “董姐,你来,看看你的伤口。”进屋后老李关切的拉过董姐,其他人都已经各自找到玩伴,大刚和张大爷分了氏,宋成被李婶扒掉了子。香桃就依偎在老李身边。

 “不怕的,我没事,就是可能有点疼,不过也不碍事。”

 “是不是你真想让我带血?我的好姐姐,我可不是张贵啊,你去把王妈替回来吧,晚上就住在桂香那。”

 “真的没关系,我在这里多少也可以帮忙的…”

 “行了,你去吧,让王妈来,你也累了一天了,明天让大刚带你到城里买点家用回家养两天,不是我赶你啊,你在这里养也行,我是怕姐夫那断粮,怪心疼的,去两天你就回来。”

 “好吧,我去叫王妈,我明天回家住两天,周末回来,那你得给人家憋足了啊。”说完扭着股走了。

 李婶对宋成?简直是在糟践李婶,宋成干巴瘦猴似的人物,不几下就被她口爆了,吃下所有的,李婶继续吹箫,宋成却疼了起来,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被吹,提上子退出了战斗。姑娘们还是非常英勇,两个大股同样的姿势上下坐着那一老一少。口中专业的呻着,不时往旁边看着发的香桃被老李挑‮花菊‬

 要说香桃的眼还真没好利索,自从被天顺眼开花好了后,前两天又去和一个大学生野合,结果被出了血来。刚才进门宋成说的是真话,可是‮子婊‬想的却是取悦老李,所以现在付出了血的代价。

 啪唧啪唧,屋里成了一片,香桃的眼被黑拉出了一条条的血丝,老李从她背后看不到,只当是水,越干越起劲。李婶可是看的明白,可就是不说,她想等香桃不行了再自己顶上,现在说了香桃会有意见。

 香桃强忍住撕裂的痛苦,呻着,抓着老李的双手按在自己的房上。老李一个姿势干了香桃15分钟才站起来,惊讶的发现子上的血迹,低头才明白。他不是张贵,但是对待‮子婊‬还是没有太多怜惜。

 宋成在一旁看着,他以为老李会就此放弃,没想到,老李把香桃‮腿双‬一并让她趴在炕上,后入式入了眼。女人知道事情被发现也就不再忍受,嚎叫了起来。

 “叫,我让你叫,臭‮子婊‬,你不是好了么?那就一会儿让你带血给我,我爆你的眼!”老李俯冲式的动作“啪啪啪啪”每一下都把巴全眼。

 一旁的李婶用手摸着宋成渐渐硬起来的巴,不怀好意的说:“你媳妇可真。”宋成在眼前的场景和老婆放的行为面前,在李婶熟练且富于技巧的‮摸抚‬中,竟然了,在了自己的子里。宋成逃出了东厢房,心痛羞辱,让他无地自容,他径直朝工具室走去,他要看看禽兽是怎么‮磨折‬
‮民人‬教师的。

 王妈兴冲冲赶到,正和宋成赶个正着,她问宋成去哪,宋成也不说话,眼神离的向前走。王妈就有点起疑,怕他去桂香那里坏事,就一步不差得跟着他。

 来到工具室门口,宋成停下来,王妈也停下来。‮窥偷‬是王妈多年来一贯的恶习,因为年岁大了又没有地位和‮份身‬,所以很少有人对她有兴趣。顺着宋成的眼光,当看到了工具室里的一男一女时,一道电光闪过,里面传出来女人的嚎叫和男人放肆的大笑。

 “你比董姐还啊,‮民人‬教师,了几次了?都不好意思说了吧?”啪啪反正两鞭子在女人的房上。老师的双手被皮带绑住人成X型上身悬空,两脚拖在地下。一对房上一片红肿,嘴里堵着一个浑身都是水。

 张贵套着自己的巴,走到老师面前,把子取下,踩住女人的头发把进了女人的喉咙。张贵只是把巴顶到她的喉咙等她了再拔出来,把女人的唾抹在她的脸上,如此往复,不一会女人脸都是自己的唾

 张贵最后拔出巴,走到女人背后,从女人股里取出另一个扔到地上。“老师现在是不是该咱们师生恋了?”说完就把巴顶了进去。

 “‮劲使‬你的老师,老师选你当班长可以天天老师,上班,回家!”可以说话的老师不忘发挥语言的特长。

 张贵开始发力把老师从背后得颠了起来,口里骂着:“货,你他妈的,刚才还和老李一起损我,现在怎么这么怂(二声)了?灌肠两次你就不行了,你们走后人家董姐被我把另外一个头也玩豁了人家都没松,还他妈想当英雄呢,连个‮子婊‬都不如。”说完抓住女人的头发,抬起一条腿,让窗外的两个人看清楚她里另外一个正在不停‮动扭‬的大橡胶

 王妈吐着宋成的大巴,宋成浑身颤抖着看着女老师。王妈侧过身,示意宋成进来,宋成边转头边,不小心进了王妈的眼,王妈还解释道,人老了眼松了,就将就吧。

 宋成怒不可遏的双手抓住大股,前后用力的进出。虽然巴小点,眼松点,但是对于王妈来讲都是幸运的,她‮动扭‬着大着自己的核回击着,直到男人。她也快速达到了高。回头跪在宋成的面前,着软小的巴。

 张贵和老师双双走出工具室的时候恰巧看到这一幕,张贵走上前在王妈还在往外股上狠狠一脚,王妈和宋成双双倒地。 sANgWuXs.cOm
上章 熟娘 下章